鹿初酒

只是小事

这个人不能再坏
   在微博上看见“等你以后老了,走不动了,我就每天用轮椅推你到广场上去,让你看着我和别的老头跳舞,晚上再把你推回去.”就对老三说了。

   老三当然特别气愤:“你要是这样,等我能站起来的!”

   我斜视:“你要是站起来,我就在你脚边扔个小石子” 

   “。。。。。。!!!”

608寝室设定,不会上色

只是小事

只是小事

或欢愉,或悲伤,浮生种种,只是小事而已。

关于老大的称呼

  我们寝老大温柔贤惠,洗衣做饭缝缝补补打扫寝室什么的简直样样精通,连削个水果都能把皮削出花。在我们608寝室这群“什么都不会星人”面前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。我们寝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一句话“608是家,老大是妈。”

  体育选修的时候,我们选的是太极拳,因为一些意外只有老大选的健美操。杨杨开玩笑的说:“等我们老大出行的时候,她在前面跳健美操,我们就当保镖在后面打太极,看见我们的人都得给让路,特能显示我们老大“妈”的高贵的身份。”之后老三露出阿谀奉承的嘴脸想说“老大老大,你最大!”来讨好老大,结果一时口误打出了“老大老大,吃屎长大。”的口号。虽然这两者没什么关系,但也充分老大在我寝的重要性。 

  有一段时间我带着老大重看《少年同盟》,我俩十分喜欢里面悠太和祐太这对兄弟。可能那时我的狐狸尾巴还没露出来,没暴露出我资深神经病的属性,表面还是个乖巧安静的小面瘫,与里面弟弟的角色还是有相像的,就闹着演起了弟弟的角色。而老大又那么温柔于是就承担了哥哥的角色。就这样这个应该是妈的人物,又成了我哥。后来我们俩把《少年同盟》里面人物和寝室里的大家都一一对应,惊讶的发现杨杨应该暗恋老三,大家知道了后表示也是不懂我们俩的世界了。

   虽然“妈”和“哥”这俩称呼挺好,但也只是让人觉得亲民,还不够国际化和接地气,可是改称呼需要时机啊!没有时机哪来灵感啊!可能老天都觉得我们老大那必须fanshion啊!于是老大称呼变得高大上又有乡土气息转折点出现在我和老三这了。我们寝的人基本都不喜欢英语而且英语成绩也不太好,至于大家是因为“不喜欢英语所以英语不好”还是“英语不好才不喜欢英语”我们就不需要知道了。记得有节英语课老师说起以前学生起的英文名字是如何的高大上,可惜我从听不进去英语课,于是就把英语老师说的名字自动脑补带入了“Linda”“Nanxi”。可能是自己脑补名字脑补出了灵感,觉得不给别人起个英文名字都对不住脑子里那个写着“才「si」华「chun」”两字的洞。正好老大就坐在我左面,我就献宝一样的跟老大说:“哥,英语老师刚才说他以前学生起的英文名字很高大上,所以我也给你想了个高大上的英文名字。”

  “是什么?”

  “old 「老」big「大」.”

  “滚!”

    虽然老大有用“(╬•᷅д•᷄╬)”这表情来表达她的不满。但是有个词叫“作”,有句话叫“老三和我爱轮作。”上午我刚给老大起了个国际化的名字,下午老三就玩起了乡村玛丽苏。在给自己和我起完“李铁牛”和“王翠花”这样的名字后。又把目光转向了老大说:“翠花他哥,干脆你叫翠莲吧!”

  之后老三和我受到了来自老大的一百次少女萌萌拳伤害,所以说做人不能太作。